夜店裡五光十色,音樂狂躁,酒色繽紛。

志強習慣這種熱鬧狂歡的氣氛,在場子中央勁歌熱舞,似乎把整個活動炒成他的。

群眾鼓舞尖叫。那一刻,星球與四季繞著他旋轉。

 

美芳對這種場合陌生。

或者說,她對這種社交活動過敏。每每來到這種活動,她心裡的疙瘩紛紛蹦起,心裡有個聲音告訴她:「快走吧!快走吧!快走吧⋯⋯找個藉口離開吧⋯⋯」

但是在眾人面前拿起包離開,又怕掃興。

如果被問起要去幹嘛,她又害怕她的說謊技巧不好,被看穿。

所以她總是在離開與不離開間游移不定,結果還是待到最後,回家後總是筋疲力盡。

 

要不是知道志強會來這次的慶生趴,她也不會過來。

朋友邀舞時,她婉拒。

朋友們一一到場上跳舞,她獨自坐在角落的位子,帶著沈靜、置身事外的微笑,望著場上發光發熱的志強。

她默默喝酒,把整個歡鬧的空間喝成無聲,夜店裡好像只有她的世界是安靜的。

 

當一個人心裡有某種意念,而意念強大到足以讓宇宙替你完成願望。

那麼機會就有可能降臨。

 

就像此時,微醺的志強舉著酒杯到各桌敬酒,最後來到美芳獨坐的桌前。

 

「喝酒!」志強搖搖晃晃地舉著酒杯對美芳說,此刻他黝黑的臉頰上,還能看出酒精惹出的紅暈。

美芳那一刻愣住了,她從未想過志強跟她的距離這麼這麼近⋯⋯

 

志強見沒人理會他,困惑地抬起頭,定睛一看,才發現眼前的女孩是那個在頒獎典禮上,站在他身邊與他一起領獎的美芳。

兩人對望,周邊的音樂噪烈,卻似乎無法打擾他們。

 

半晌,志強才又來露出笑意,半醉微醺地說:「Hey!我看了妳的得獎作品!」

美芳再次僵住,不知道該如何回話的她只淡淡地說了一聲:「喔。」

「其實我不覺得我會輸給妳的妳知道嗎?」

「喔。」美芳心裡有點受傷,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臉上的笑意僵在那裡。

「但是後來我知道評審為什麼會讓妳拿首獎了!」

「嗯。」美芳從原本的不知所措,到現在怒火微微上升,她從沒遇過這麼失禮的人,何況這個人還是她心目中的男神。

「因為我的東西裡面沒有『愛』!沒有愛妳知道嗎?我的東西只有漂亮文字堆疊出來的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東西!」志強乾脆對自己懊惱起來,灌下一大口酒。接著說:「妳知道上次有個評審怎麼說我的散文嗎?他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給他這麼高分,可能是因為他寫了一個我看不懂的東西,我覺得好像蠻厲害的⋯⋯這個意思就是說⋯⋯就是說我的東西空洞!」

美芳皺著眉頭看著他,心裡更加挫折,沒想到她喜歡的人不但失禮,還是個玻璃心。

美芳小聲地抱怨:「怪誰啊⋯⋯」

沒想到,志強再次盯著她,原本怨懟的眼神裡又出現了光彩:「不過妳知道嗎?我居然以為妳的作品在寫我,妳太厲害了。妳⋯⋯妳根本⋯⋯」

沒等志強說完,美芳點點頭:「嗯,是寫你啊。」

志強看著美芳的眼睛不斷瞪大、瞪大⋯⋯彷彿得到了一個不得了的秘密。

「不過我現在有點後悔。」美芳接著說。

「為什麼?」

「因為我發現你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這下,換志強不服氣了。

「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多了不起啊!」志強說。

美芳愣愣地看著他,似乎自己的台階被拆了,她不曉得該怎麼下台。

 

志強的朋友在舞池裡喚他,讓他回來跳舞。

但志強沒有理會,他拉上美芳的手,要帶她離開夜店:「走!我說給妳聽!」

美芳又驚又呆,志強的舉動似乎要帶她脫離這個令她過敏的場合,也似乎要帶她經歷一場冒險。

她放任自己的腳步,跟著他離開。

 

志強拉著美芳,穿過五光十色、人影交錯的夜店,來到深夜的街道。

他們在無人的街道上狂奔、大笑,風從他們的身旁經過,他們一直跑、一直跑,像要逃避誰的追趕,但其實身後什麼都沒有。

這讓他們看起來,像在逃避現實那樣地逃竄。

每個美好青春裡都有一段在街上狂奔狂笑的日子,似乎這樣跑就能躲過時間,但是時間總會追上來、現實生活的利爪也會伸來,他們終究得深陷其中。

 

很快,志強就體會到這件事了。

(未完待續⋯⋯)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