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志強,男性,30歲,皮膚黝黑、體格強健,有一雙性感的嘴唇和圓鼓鼓的大眼睛,走在台灣的街上,大家時常會用「黑人」來叫他。對許多人來說,這是一個方便而且簡單的分類,就像大家在路上看見白皮膚、窄鼻樑的外國人,也都直接統稱他們「美國人」,而黃皮膚的人走在歐亞大陸,有時也會被直接認定成「中國人」,這是人種之間最方便卻也最沒禮貌的稱呼方式。

志強雖然有著黑皮膚的樣貌,但卻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他的父母來自非洲利比亞,後來因為工作關係,移民到台灣工作,他也就在台灣誕生了。

原本志強的爸媽還給他取了個超長的非洲名字:馬文歐葛奇哇啦卡薩可波拉。但是當時在戶政事務所登記姓名的時候,戶政員怎麼說都不肯讓他們登記這個名字,第一,太長,沒人記得住。第二,身分證寫不下。

志強的父母坐在戶政事務所前一陣苦惱,馬文歐葛奇哇啦卡薩可波拉這個名字可是他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超好名字,現在一下子被戶政員打槍,讓他們不知如何是好。

戶政員看他們卡在櫃檯前這麼久,不耐煩之下,給出了一個建議。
「不然就叫志強啦!」戶政員的口氣不耐。
志強的爸媽互看了一眼,不知道該不該接受。
戶政員又接著說:「我們台灣有句話說,男兒當『自強』!自強自強,多好,多正點!很適合他!」
志強的爸媽想了大概一分鐘,終於點頭答應,表示很滿意這個名字。

不過,雖然戶政員嘴上說「自強」,自己卻在登記表上寫錯了字,寫成「志強」。於是,馬志強就這樣開始在台灣的土地上生活、生長,一生活,就生活了快三十幾年。

也許是因為志強和台灣人長得不一樣,在他要買東西的時候,常常會被店員用英文問候,而英文不太好的店員,總是在他面前推推托托,硬是把另一個會說英文的店員推到他面前。
直到志強說出發音標準而且口條清晰的國語時,店員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會說中文。

每次都被誤認為是外國人的這件事情也造成他非常多的困擾。
志強在大學時讀的是資訊工程系,雖然如此,但當時的卻他是個浪漫文青,非常喜歡徐志摩、張愛玲、三毛、木心之類的作家。
每每當他泡在誠品書店,沈浸在文字的美好之中時,總會有路人困惑地打量他,隨後竊竊私語:「欸,那個黑人為什麼看詩集啊?是不是裝的?還是想來把妹?」、「外國人都很喜歡把台灣妹啦!」
這讓志強有些喪氣,他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愛這些中文讀物,但偏偏沒有人相信,只因為他長得就是一副外國人的皮囊。

這種事情也發生在他大學時期選修的中國詩詞課上,當老師叫人起來朗誦李白、杜甫或辛棄疾的時候點到他,總會露出同情的眼光讓他坐下。
老師總是說:「喔,外國人,那你先坐吧!我們換個同學來唸。」
其實志強多想在課堂上展現他富有磁性且標準的中文,但卻無從施展,這讓他鬱鬱寡歡。

雖然老師不理解他,但他不擅書寫的同系同學們卻非常知道他的文學能力,總在學校傳情活動的時候,托志強幫忙寫情書。收到情書的女孩們,每每都會被他的文字所打動,輕易地將自己想像成是某個韓劇裡的女主角,粉紅泡泡漫天飛,很快地墜入愛河。
因此,志強極高的文學造詣,也讓他拓展出了一項新的業務:替同學寫情詩。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