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露露相遇的那天,阿順照常背著工具包來到工廠,走向平時打電話和他接洽的瑩姐身邊。

瑩姐是個快五十歲的女人,雖然年紀如此,但是皮膚狀態保養的非常好,穿著和妝髮都跟在潮流的浪頭上。今天她畫了個韓系時下流行的雙眼線妝容、抹上金屬感的大紅唇,穿著短版上衣露出小蠻腰,還戴了頂鴨舌帽,渾身散發淡淡花香,風姿綽約,遠遠看去就像個混血的年輕妹仔,不認識她的人還以為她才快三十歲,殊不知已是兩個孩子的媽。

阿順走向瑩姐的時候,她正對著鏡子補妝,對鏡子裡的自己既沉醉又著迷,渾然沒發現阿順已經隔著女兒牆在看她。

阿順小心翼翼地喚她:「瑩姐⋯⋯」

瑩姐這才抬起頭,看見阿順正盯著她看,似乎已經等了她一陣子,驚叫了一聲:「噢,寶貝,怎麼啦?」

瑩姐習慣叫阿順寶貝。應該說,瑩姐習慣叫任何比她年紀小的人寶貝,就連最近新來的人事主任也被她喊得耳根子發紅。

阿順又緩慢開口:「那個⋯⋯妳打電話叫我來修電腦⋯⋯」

瑩姐這才想起來。

「啊!對對對,那個露露的電腦怪怪的,你去幫她看一下。」

「露露?」阿順不認得工廠裡有個叫露露的員工。

瑩姐伸展她的肢體,指向不遠處一個脂粉未施、清湯掛麵的女孩子,對阿順說:「她就是露露,新來的。」

阿順「喔」了一聲,便走向露露。

「那個⋯⋯」阿順走到露露座位邊。

露露那時正在跟客戶講電話,忙得只能瞥他一眼。她掃了他全身的裝扮,看見工具包,知道是來修電腦的。

露露一邊講電話,一邊為難地指指桌子底下的電腦主機,用口形跟他說:「不好意思,我在講電話,你先蹲在下面修好不好?」

阿順沒多想什麼,點點頭,拿了工具就爬到她桌子底下。那時,阿順才驚覺有些不對勁,原來此刻他的臉,幾乎就快要貼在露露的大腿上,而露露穿了個小短裙。

阿順第一次和一個女孩如此近距離接觸,弄得他整張臉發燙發熱,汗水直冒。

阿順替露露修完電腦時,露露恰巧掛了電話。

當阿順從她桌子底下爬出來的時候,露露見他漲紅又流汗的臉,嚇了一跳,立即被愧疚感襲擊,連忙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讓你在下面蹲這麼久,底下很熱吼?剛剛那個客人真的問題太多了,我真的沒辦法結束⋯⋯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阿順見露露又是鞠躬又是抱歉,心裡既茫然又好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臟劇烈跳動、渾身又熱得發燙,此時再見到露露的時候,竟然覺得這張素淨、樸實的臉,是他這一輩子見過最美的臉。

「嗯,底下⋯⋯真的蠻熱的。」

就說阿順不會說謊。

聽到這話,露露又更愧疚了,她更是頻頻鞠躬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不然⋯⋯我幫你泡一杯冰咖啡好不好?你喝一下,消消暑氣。」

阿順想著反正後頭沒事,他也不想這麼早回去店裡,又加上露露還挺可愛的,點點頭答應了。

露露在茶水間裡泡咖啡,在外頭等待的阿順卻聽見裡面發出乒乒砰砰的刺耳聲響,心裡浮出了好多問號,不知道露露為什麼泡個咖啡搞得跟打仗一樣。

終於,露露汗水淋漓地捧著一杯冰咖啡出現在他面前,遞給他。

阿順輕手輕腳地接過,喝了一口,卻差點吐出來,心裡頻頻出現OS:「這是什麼咖啡?這只是有咖啡味道的冰水吧?這種東西怎麼能叫做咖啡呢?」

阿順腦海裡被滿滿的OS佔滿,沒有下一步動作。而露露看著他這樣,心裡慌張起來。

她一臉緊張地看著阿順,小心翼翼問:「怎麼樣?好喝嗎?」

阿順愣了幾秒,才開口:「有點⋯⋯難喝。」

面對這麼可愛的女孩,阿順還是不會說謊。

露露有些洩氣:「唉,我果然咖啡還是泡不好。」

看見露露的臉垂下來,阿順有些過意不去,他絞盡腦汁,希望能夠擠出什麼安慰人的話。

終於,他竭盡心力想出了他覺得最棒的說法:「但是水還蠻好喝的。」

這句話說出來後,阿順後悔了。

露露盯著他好一會兒,眼神裡充斥著困惑。

阿順好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沒想到,露露居然大笑出來,笑得不明所以,笑得連阿順也跟著笑了出來,兩人就在茶水間的外面莫名其妙地笑著。

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灑了進來,兩人的笑臉上增添了一絲光亮。

半晌,露露抹抹笑到泛淚的眼睛,對阿順說:「下次你來的話,我請你喝冰水好了,我們家的水還不錯。」

光線混著漫天飛舞的光塵,阿順看著陽光下露露誠懇又真摯的眼神,心裡頭微微發燙。

那一刻,阿順覺得自己似乎戀愛了。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