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順雖然毅然決然放棄科技公司的道路,可他的爸媽卻非常不能諒解,晚餐時間,家裡氣氛一下子降到冰點。他的父母幾乎是搭配著嘆氣聲將飯菜吃進嘴裡,難以下嚥。

阿順的白飯扒了快四分之三碗時,他爸突然開口了:「啊你不去科技公司,接下來要幹什麼?」

這話命中阿順的要害,其實他一點想法也沒有。

聽出阿順對未來沒一點想法,他爸繼續冷嘲熱諷:「都三十幾歲人了,沒正職、沒房也沒結婚,我都不知道你之後怎麼辦?你要打工一輩子嗎?」

他爸說話的時候盯著飯菜,明明沒有看過他一眼,但是表情越來越難看,講的話越來越毒,像一條醜惡的荊棘爬上他的心,緊緊勒住,鮮血滿溢。

整個飯局,阿順都沒說話,他沒有任何理由反駁他父親,這些社會要求他的標準,他一概不及格,他覺得自己確實像個瑕疵品。

他的頭越來越低,越來越低,後來是怎麼把飯吃完的他沒有任何印象了,只記得母親夾在他和爸之間,拼命講些有趣的鄰居趣事幫忙緩頰,不過他和爸都沒有回應,因此母親的聲音仿若變成喋喋不休的背景音,沒有意義,但卻暫時讓人忘記沈默的冰冷空氣。

阿順洗碗的時候,母親捧著一盤切好的鳳梨走到他身邊,插起一塊又一塊,餵進他嘴裡,一臉心事重重的模樣,欲言又止,直到聽見阿順痛苦的發出一聲「唔!」她才嚇了一跳,原來她不知不覺中塞了那麼多塊鳳梨到阿順的嘴裡,差點把阿順噎死。

阿順痛苦地把嘴裡的鳳梨「們」吞下去,不可思議地盯著他媽:「媽,你想噎死我!」

他媽拍著他的背,連忙道歉。「拍勢啦拍勢,我是在想事情啦⋯⋯」

阿順知道他媽想的不外乎和自己沒有正職工作有關,喔了一聲,把水開大,沒有繼續說話。

他媽靠在流理台邊,想了一下,又開口:「兒子,你會修電腦嗎?」

阿順一臉無奈:「上禮拜才幫妳修過電腦妳忘囉?」

他媽豁然開朗地「喔~」了一聲,接著假裝沒事般的試探:「喔,沒有啦!就我們社區住十四樓的徐太太啊,說他老公的店最近在找會維修電腦的人,問我有沒有認識的,他想找可以信任的人,我就想說問問你咩~啊你想去就跟我說一聲,我跟徐太太講。」

阿順還來不及回答,他媽就神仙一般地飄走了。

阿順有時候覺得他媽這樣很討厭,丟下一個問題假裝讓他自己想,其實卻勝券在握彷彿他一定會去的模樣,有時候又覺得他媽這樣其實蠻貼心的,因為只有她離開,她才看不見他臉上矛盾、猶豫又狼狽的樣子。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