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ny開始戴口罩、留遮住眉毛的平劉海。
這樣,大家就看不出她的情緒。
她開心的時候就笑,即使外頭突然下起暴雨,也不會有人認為是她的責任。

雖然能夠輕鬆自在地在學校生活,也交了幾個朋友,但在家裡卻不是。
Sunny的大表姐這個月要結婚,大表姐崇尚西式婚禮,要租一片草地、放橫式長椅,有自助吧自取食物點心。
大表姐當初要辦這種婚禮,雙方父母都為此感到不妥。他們認定的婚禮,要奉茶、要下聘、要坐高矮椅,還要丟扇子⋯⋯

當初大表姐和Sunny講到流程裡的丟扇子,Sunny一臉矇:「丟扇子?」
大表姐解釋:「丟下扇子代表新娘出嫁之後改從夫姓,另一方面是把壞脾氣丟掉,在夫家溫柔賢淑⋯⋯」
大表姐講完後,Sunny和大表姐同時打了一個寒顫。
大表姐說:「對女生很不公平對不對?我爸媽養了我一輩子,你也跟我結婚了,你本來就應該知道我的個性是什麼樣子,我幹嘛改?」
Sunny則覺得:「為什麼要搞得一副好像此生不會再跟爸媽見面的樣子?」
大表姐聳聳肩。「反正為了婚禮,我搞了個家庭革命。欸,結婚的是我,又不是他們,而且我辦西式婚禮,還有一個好處⋯⋯」
Sunny好奇:「什麼好處?」
「避免主桌的他們尷尬。」大表姐補充:「妳想想看主桌就兩家人坐在一起,新娘新郎又要跑來跑去,他們到底要聊什麼?多尷尬啊!」
Sunny想想也對,點點頭。過去有太多繁文縟節,在當時也許適用,到了現代,大家只想一切從簡,原因沒有別的——不合時宜的禮節,時代總會慢慢將之淘汰。

總之,Sunny的老媽對Sunny只有一個要求——婚禮那天能不笑就不笑,萬一又下雨,那多掃興。
Sunny當然也知道,畢竟大表姐對她這麼好,她也不希望毀了大表姐難忘的婚禮。

大表姐婚禮那天,Sunny果然臉臭得跟死人一樣。
老媽帶著一些長輩過來和她寒暄,她的嘴角說不動就是不動。
長輩問她:「現在多大啦?」
Sunny說:「20。」
長輩又說:「哎唷,我小的時候看妳就這麼小一點,現在長這麼高了!」
另一個長輩為了和樂氣氛,講起自己和Sunny小時候的趣事。
長輩說:「妳1歲的時候在你們家地板爬來爬去,我去找妳玩,把妳腳拉著,不讓妳爬,妳就坐起來,指著我,一直罵、一直罵!但我們都聽不懂⋯⋯哈哈哈!妳記得嗎?」
老媽和身旁的幾個長輩都笑了,只有Sunny點點頭,臉上還是一點笑容也沒有,長輩這下尷尬了,藉故說要拿吃的,走了。
氣氛一下子掉到冰點,其他長輩紛紛趕著離開,老媽看著Sunny,想生氣,但又沒理由生氣,畢竟一開始就是她叫Sunny不要笑的。

Sunny在婚禮上的表現很好,天氣一派晴朗,但她一直默默待在角落,臉上毫無笑容,看起來顯得有些晦氣。
Sunny一直都撐得很好,但,她終究還是破功了。

讓她破功的不外乎幾個理由:
一,主持人在台上說著冷笑話時,不小心滑了一跤,形成一個欲跌不跌的大劈腿。
二,喝醉酒的新郎叔叔在婚禮上到處講新郎過去的八卦,其中一個八卦是新郎大學的時候因為當時的女朋友吃飯時剃牙,跟人家吵到分手。
三,新娘和新郎牽著手進場,大表姐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前兩個理由都讓Sunny覺得荒謬得想大笑,她都忍住了。
直到她看見大表姐臉上和煦幸福的笑容,她不自覺地勾起嘴角。
那時候她相信自己看見幸福的模樣,儘管這種幸福也許只是曇花一現⋯⋯

天空響起悶雷,一顆一顆豆大的雨滴掉在大表姐的婚禮上,氣球、蛋糕、新人人偶,全都暗淡下來。
人們紛紛往室內裡跑,那時,新娘和新郎根本都還沒宣示⋯⋯

Sunny知道,自己又搞砸了。
大表姐失落的表情像這場又急又快的雨,幸福消逝得太快,Sunny好想把自己埋起來。
她知道自己將成為家族裡的大罪人。

(未完待續⋯⋯)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二章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