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夏夜,圓月高掛,天空綻開一朵朵彩色煙花,地上的人兒圍著火光欣喜烤肉,白煙四漫,一家烤肉萬家香。

阿順翻動木炭,炭火批哩啪拉響,一滅一閃的火焰映在他的瞳孔裡,而他望著眼前那間小小的鐵皮工廠和那三個手裡拽著烤物、卻被一隻母雞咯咯咯追著滿空地跑的他的員工們。雖然說是員工,但阿順心裡早已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家人和夥伴。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阿順突然想起來,幾年前還只是個到處跑腿維修電腦的小伙子,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著手經營起一家小小的公司。而這一切,都要從一年前開始說起,一切的開頭,都來自那隻叫做「雞翅膀」的母雞⋯⋯

一年前,阿順35歲。阿順雖然叫做阿順,但人生卻沒有那麼順遂。

在情竇初開的年紀他唸了男校,認識女孩子的機會少之又少,大學唸了理工科,好不容易班上有五個女孩子,沒想到連臉書都還沒來得及加,五個女同學全被文科的學長追走,班上男孩們一片挫折,悲憤之下互相取暖,直說文科的男生也只會寫寫詩騙騙女生,還不如他們會寫程式又會修電腦,未來進個科技業什麼的,年薪說多少就多少,踏實過日子,談起戀愛一輩子。

他們說這些話的時候,阿順也聽得很開心,彷彿能夠想像未來的模樣。不過阿順雖然也抱持著畢業後進入科技業工作的憧憬,但他天生口才不佳,畢業那會兒到科技公司面試時,自我介紹五分鐘,他一分鐘就說完了,還說得結結巴巴。

考官們面面相覷,不知道他是說完了還是沒說完,其中一個扮白臉的,好心地做了一顆球給他:「你要不要說說看,怎麼會想來我們公司?」

阿順想了一下,笑出來,說:「要賺錢啊!」

阿順不擅長說謊和話術。

考官們愣住了,氣氛頓時有些尷尬。白臉考官恨鐵不成鋼,心想我都做球給你了還回答成這樣!但他決定再給阿順一次機會,接著問:「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希望在我們公司得到什麼?不然怎麼會決定來我們公司面試。」

阿順不知道為什麼想起同班同學互相取暖時說的話,一模一樣地說了出來:「年薪說多少就多少,踏實過日子,談戀愛一輩子。」

「好,謝謝。」這下,沒有任何一個考官要替他說話,他們一致友善地伸出手,示意他出去。

 

阿順的科技公司面試泡了湯,連幾年都是這個樣子,雖然每年自我介紹的時間漸漸從一分鐘變成三分鐘,但不懂話術的他,面試時總是相當吃虧。他就這樣過了幾年打工的日子,打工的日子有多長,他的同儕就在科技公司裡工作多長,直到某天他吃早餐時,看著盤子裡的蛋餅,突然心有動念:「為什麼我一定要進科技公司上班?」

這個念想,讓他的人生走向一條有趣的道路。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