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3

夜店裡五光十色,音樂狂躁,酒色繽紛。 志強習慣這種熱鬧狂歡的氣氛,在場子中央勁歌熱舞,似乎把整個活動炒成他的。 群眾鼓舞尖叫。那一刻,星球與四季繞著他旋轉。   美芳對這種場合陌生。 或者說,她對這種社交活動過敏。每每來到這種活動,她心裡的疙瘩紛紛蹦起,心裡有個聲音告訴她:「快走吧!快走吧!快走吧⋯⋯找個藉口離開吧⋯⋯」 但是在眾人面前拿起包離開,又怕掃興。 如果被問起要去幹嘛,她又害怕她的說謊技巧不好,被看穿。 所以她總是在離開與不離開間游移不定,結果還是待到最後,回家後總是筋疲力盡。   要不是知道志強會來這次的慶生趴,她也不會過來。 朋友邀舞時,她婉拒。 朋友們一一到場上跳舞,她獨自坐在角落的位子,帶著沈靜、置身事外的微笑,望著場上發光發熱的志強。 她默默喝酒,把整個歡鬧的空間喝成無聲,夜店裡好像只有她的世界是安靜的。   當一個人心裡有某種意念,而意念強大到足以讓宇宙替你完成願望。 那麼機會就有可能降臨。   就像此時,微醺的志強舉著酒杯到各桌敬酒,最後來到美芳獨坐的桌前。   「喝酒!」志強搖搖晃晃地舉著酒杯對美芳說,此刻他黝黑的臉頰上,還能看出酒精惹出的紅暈。 美芳那一刻愣住了,她從未想過志強跟她的距離這麼這麼近⋯⋯   志強見沒人理會他,困惑地抬起頭,定睛一看,才發現眼前的女孩是那個在頒獎典禮上,站在他身邊與他一起領獎的美芳。 兩人對望,周邊的音樂噪烈,卻似乎無法打擾他們。   半晌,志強才又來露出笑意,半醉微醺地說:「Hey!我看了妳的得獎作品!」 美芳再次僵住,不知道該如何回話的她只淡淡地說了一聲:「喔。」 「其實我不覺得我會輸給妳的妳知道嗎?」 「喔。」美芳心裡有點受傷,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臉上的笑意僵在那裡。 「但是後來我知道評審為什麼會讓妳拿首獎了!」 「嗯。」美芳從原本的不知所措,到現在怒火微微上升,她從沒遇過這麼失禮的人,何況這個人還是她心目中的男神。 「因為我的東西裡面沒有『愛』!沒有愛妳知道嗎?我的東西只有漂亮文字堆疊出來的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東西!」志強乾脆對自己懊惱起來,灌下一大口酒。接著說:「妳知道上次有個評審怎麼說我的散文嗎?他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給他這麼高分,可能是因為他寫了一個我看不懂的東西,我覺得好像蠻厲害的⋯⋯這個意思就是說⋯⋯就是說我的東西空洞!」 美芳皺著眉頭看著他,心裡更加挫折,沒想到她喜歡的人不但失禮,還是個玻璃心。 美芳小聲地抱怨:「怪誰啊⋯⋯」 沒想到,志強再次盯著她,原本怨懟的眼神裡又出現了光彩:「不過妳知道嗎?我居然以為妳的作品在寫我,妳太厲害了。妳⋯⋯妳根本⋯⋯」 沒等志強說完,美芳點點頭:「嗯,是寫你啊。」 志強看著美芳的眼睛不斷瞪大、瞪大⋯⋯彷彿得到了一個不得了的秘密。 「不過我現在有點後悔。」美芳接著說。 「為什麼?」 「因為我發現你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這下,換志強不服氣了。 「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多了不起啊!」志強說。 美芳愣愣地看著他,似乎自己的台階被拆了,她不曉得該怎麼下台。   志強的朋友在舞池裡喚他,讓他回來跳舞。 但志強沒有理會,他拉上美芳的手,要帶她離開夜店:「走!我說給妳聽!」 美芳又驚又呆,志強的舉動似乎要帶她脫離這個令她過敏的場合,也似乎要帶她經歷一場冒險。 她放任自己的腳步,跟著他離開。   志強拉著美芳,穿過五光十色、人影交錯的夜店,來到深夜的街道。 他們在無人的街道上狂奔、大笑,風從他們的身旁經過,他們一直跑、一直跑,像要逃避誰的追趕,但其實身後什麼都沒有。 這讓他們看起來,像在逃避現實那樣地逃竄。 每個美好青春裡都有一段在街上狂奔狂笑的日子,似乎這樣跑就能躲過時間,但是時間總會追上來、現實生活的利爪也會伸來,他們終究得深陷其中。   很快,志強就體會到這件事了。
2021-01-27

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

上禮拜是大學學測,作文題目是:〈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 貼近生活,卻也有相當的難度 一方面很寫實,一方面也需要考生們大開腦洞,發揮想像力   而關於冰箱的笑話,這裡也有一個。 那個笑話的開頭是: 「要如何把一隻大象放進冰箱?」   如果有人這樣問你, 而你的幽默感和想像力剛好不足, 就會皺緊眉頭質疑:「冰箱怎麼可能放得下大象?」「大象要怎麼弄啊?肢解?」   當你陷入題目裡,出題人卻講出了令你啼笑皆非的答案: 「把冰箱門打開、把大象放進去、再把冰箱門關上。」   就這麼簡單? 沒錯,這麼簡單。   這麼簡單的道理,可能小朋友都能答得出來。 但是我們卻會在第一時間被卡住,為什麼? 因為長時間被現實世界的思考所綑綁, 被自己所認定的冰箱大小、 被自己所想像的大象形象卡死,動彈不得。 沒有從最單純的出發點看待這個問題。   也可能導致我們在生活或在工作上的思考沒辦法那麼大膽, 因為我們都被侷限住了呀!   所以,如果回到這個學測的題目〈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 我們可以發揮想像力,想像—— 比方說:陳時中部長可能想要一座冰滿新冠肺炎疫苗的冰箱! 比方說:昆丁塔倫提諾導演可能想要一座冰滿機關槍和血漿的冰箱! 比方說:《鬼滅之刃》的炭治郎想要把家人的美好時光冰在冰箱裡⋯⋯   如果是你,你想像中的冰箱,是什麼樣子?
2021-01-26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2

阿順和他大學同學口中那種只會寫寫詩騙騙女生的男孩指的就是志強,但偏偏他唸的不是文組、對修電腦也有一番強大功力,更致命的是,他擁有非洲人帥氣高大的外表。 綜合以上這些超強技能,又是大學足球校隊,能文能武的志強在大學時期可說是女孩們炙手可熱的對象,女友一個換過一個,幾乎從未出現所謂的空窗期,最長的交往時間紀錄不超過兩個禮拜,時間一到,Thank you & Goodbye & Next one⋯⋯ 這是志強的交往標準流程。 直到志強遇見了美芳,他漂浪已久的靈魂才終於安定下來。 * 志強在校隊練足球的時間,足球場邊往往圍著一圈女性粉絲們,被他踢球的帥氣英姿迷得團團轉。 美芳,也是其中一個。 和其他身材姣好、性格熱情大方、辣度破表的女孩相比,美芳樸素多了,她戴著一只厚重的粗框眼鏡,整張臉幾乎被蓋在她厚厚的瀏海之下,總是穿著T恤、牛仔褲,站在場邊默默替志強加油,然後默默看著志強摟著某個幸運兒離開球場⋯⋯ 美芳失戀了十次、二十次,但她的心都不曾真正碎過,因為她從不認為真正的愛就是佔有,只要志強開心就好。 不過,志強和美芳終於等到交集的那一刻。 校內文學比賽,志強的〈刻在我心中的那些名字〉拿了新詩組的第二名、〈我和她們的那些床事〉也拿到散文組第二名。 聽說兩組首獎都是同一個人,這讓志強相當困惑,一向在文學比賽中以首獎之姿現身的志強,這次居然雙雙敗在同一個人底下,這讓他對這位首獎產生了濃厚好奇。 頒獎那天,志強第一次見到那位天才般的首獎,也是志強第一次見到美芳。 美芳上台發表她的得獎感言。 在新詩首獎感言時她說:「這篇〈太陽神〉獻給我心目中那個光芒四射的存在。」 在散文首獎感言時她說:「這篇〈如果我心中有一個秘密〉也是獻給我新詩中寫的那個太陽神。」 美芳的靈感來源來自同一個人,專情至極,這讓濫情又浪漫的志強感動不已。 他一讀再讀美芳優美精練的文字,卻越讀越像在講他自己,但他不敢明說,擔心一但對號入座,認為美芳寫的是自己,就陷入文字的陷阱裡。 畢竟,他自己可是文字的魔術師,運用文字的曖昧和狡詐,牢牢捕獲許多女孩的心。 (意即,雖然他的文章是寫給一堆女孩,但看的人總會以為寫的是她。) 頒獎典禮結束之後,志強始終沒有等到機會和美芳攀談。 * 兩個禮拜後,系上在夜店舉辦的慶生趴中,志強隔著躁動狂歡的人潮,再次見到了美芳⋯⋯ *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2021-01-14

不讓世界改變我們的2020年

「只有當拋開一切之後,我們才能放手去做任何事。」——《鬥陣俱樂部》 – 今天是2020的最後一天。 2020年,全世界彷彿被蒙上一層厚厚的陰霾, 疫情與災禍不斷, 遠方傳來的每個噩耗, 都令人感到危機四伏。   而疫情帶來的連鎖效應: 公司人力縮減、鎖國、飯店與觀光業的生意滑落 在在讓人感到心驚。   似乎日子不會再變得更好, 我們被推往更壞的路途。   慶幸的是,我們又撐過了艱辛的一年, 替離去的人哀悼, 替每天得來不易的日子努力, 與愛的人、被愛的人相守, 擁抱每個晴天和雨天, 才知道幸福真的就是這麼簡單而已。   也許發生了許多令人遺憾的、困難的事, 但也因為在這一年有所失去, 讓人對新的一年更有所期待。   當一個人沒有可以失去的東西的時候, 就是放手一博的時候, 沒有牽掛和束縛,使我們更有勇氣。   記得冬至前後的連日雨嗎? 那時天氣陰鬱、城市被雨水洗禮, 冷風吹拂,街道上人們撐著傘、穿著沈重厚外衣、圍著圍巾,匆匆交錯。 蕭瑟的景象,其實也讓人們的心裡蕭瑟一片,荒草雜生。   後來陽光稍稍探頭,窗簾外終於微微有了光亮。 人們抱著半懷疑半畏懼的心情拉開窗簾,害怕看不到自己期待的天晴 於是看見藍天的時候,心裡頓時開闊了起來, 彷彿一切都是好的,彷彿日子又有了希望 原本沮喪易怒的心,一下子變得遼闊開朗   人,就是這麼容易鼓起勇氣的動物 再壞的歲月,都能再次站起 2020年也是,度過了難過的一年 便會以勇敢的心迎接新的一年   祝願你的心情如山河平靜,儘管歲月依然平常,而祝福常在。
2020-12-31

聖誕節的溫馨生活提案

  12月的聖誕節,街道上總會掛滿亮麗燈飾, 行走在那樣五彩斑斕的街道上, 心情也跟著亮起來。   除此之外,朋友家人會選擇在這個季節交換禮物、聚餐 大家窩在一起煮熱紅酒、吃披薩炸雞看電影 也能感受到熱鬧溫馨的聖誕節氣氛   也許,這就是即使沒有宗教信仰, 還是讓人期待這個節日的原因   今年因為疫情影響, 新北耶誕城或是一些群聚活動跟著取消 不免減少了一些過節的氛圍 但是如果這天你是一個人在家過節 或是有三五朋友到你家過節 這裡有幾個小小的生活提案 讓你在家裡也能感受到聖誕節的溫馨氣氛   💝聖誕歌曲循環播放 聖誕節少不了聖誕歌曲, 無論做什麼事情, 在歡樂熱鬧的聖誕歌曲裡, 心裡都會暖暖的, 好像有什麼好事將要發生   💝來杯暖暖的熱紅酒 歐洲的家家戶戶隨手都可煮出酸甜好喝的熱紅酒 許多咖啡店會販售熱紅酒的材料包,自己加紅酒下去煮即可 又或者 你可以買柳丁、蘋果、少量的中薑、肉桂枝、丁香、八角、肉豆蔻、月桂葉、黑糖和紅酒 自己調配喜歡的熱紅酒風味 就可以度過一個溫暖、甜蜜的聖誕節   💝看個電影吧 聖誕節的應景電影也是必備! 看了溫馨可愛的聖誕節電影, 心裡也會跟著溫暖起來 如果不知道要看什麼 這裡推薦給你幾部聖誕節必看電影: 《愛是您愛是我》(Love actually) 《34街的奇蹟》(Miracle on 34th Street) 《單身啪啪啪》(How To Be Single)   如果你喜歡看動畫,這幾部也可以看起來! 《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Klaus) 《聖誕夜驚魂》(The Nightmare Before Christmas)   💝吃點垃圾食物 聖誕節當然少不了垃圾食物吃到飽啊! 叫個披薩炸雞鹽酥雞滷味麥當勞肯德基大吃特吃吧!   💝替家裡點上香氛蠟燭、掛吊燈 替家裡增添一點亮亮的吊飾, 也是挺不錯的選擇   祝福你有個美好的聖誕節 阿蒂瑪的聖誕節提案祝你有暖暖的節日🥰
2020-12-25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1

馬志強,男性,30歲,皮膚黝黑、體格強健,有一雙性感的嘴唇和圓鼓鼓的大眼睛,走在台灣的街上,大家時常會用「黑人」來叫他。對許多人來說,這是一個方便而且簡單的分類,就像大家在路上看見白皮膚、窄鼻樑的外國人,也都直接統稱他們「美國人」,而黃皮膚的人走在歐亞大陸,有時也會被直接認定成「中國人」,這是人種之間最方便卻也最沒禮貌的稱呼方式。 志強雖然有著黑皮膚的樣貌,但卻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他的父母來自非洲利比亞,後來因為工作關係,移民到台灣工作,他也就在台灣誕生了。 原本志強的爸媽還給他取了個超長的非洲名字:馬文歐葛奇哇啦卡薩可波拉。但是當時在戶政事務所登記姓名的時候,戶政員怎麼說都不肯讓他們登記這個名字,第一,太長,沒人記得住。第二,身分證寫不下。 志強的父母坐在戶政事務所前一陣苦惱,馬文歐葛奇哇啦卡薩可波拉這個名字可是他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超好名字,現在一下子被戶政員打槍,讓他們不知如何是好。 戶政員看他們卡在櫃檯前這麼久,不耐煩之下,給出了一個建議。 「不然就叫志強啦!」戶政員的口氣不耐。 志強的爸媽互看了一眼,不知道該不該接受。 戶政員又接著說:「我們台灣有句話說,男兒當『自強』!自強自強,多好,多正點!很適合他!」 志強的爸媽想了大概一分鐘,終於點頭答應,表示很滿意這個名字。 不過,雖然戶政員嘴上說「自強」,自己卻在登記表上寫錯了字,寫成「志強」。於是,馬志強就這樣開始在台灣的土地上生活、生長,一生活,就生活了快三十幾年。 * 也許是因為志強和台灣人長得不一樣,在他要買東西的時候,常常會被店員用英文問候,而英文不太好的店員,總是在他面前推推托托,硬是把另一個會說英文的店員推到他面前。 直到志強說出發音標準而且口條清晰的國語時,店員才恍然大悟原來他會說中文。 每次都被誤認為是外國人的這件事情也造成他非常多的困擾。 志強在大學時讀的是資訊工程系,雖然如此,但當時的卻他是個浪漫文青,非常喜歡徐志摩、張愛玲、三毛、木心之類的作家。 每每當他泡在誠品書店,沈浸在文字的美好之中時,總會有路人困惑地打量他,隨後竊竊私語:「欸,那個黑人為什麼看詩集啊?是不是裝的?還是想來把妹?」、「外國人都很喜歡把台灣妹啦!」 這讓志強有些喪氣,他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愛這些中文讀物,但偏偏沒有人相信,只因為他長得就是一副外國人的皮囊。 這種事情也發生在他大學時期選修的中國詩詞課上,當老師叫人起來朗誦李白、杜甫或辛棄疾的時候點到他,總會露出同情的眼光讓他坐下。 老師總是說:「喔,外國人,那你先坐吧!我們換個同學來唸。」 其實志強多想在課堂上展現他富有磁性且標準的中文,但卻無從施展,這讓他鬱鬱寡歡。 雖然老師不理解他,但他不擅書寫的同系同學們卻非常知道他的文學能力,總在學校傳情活動的時候,托志強幫忙寫情書。收到情書的女孩們,每每都會被他的文字所打動,輕易地將自己想像成是某個韓劇裡的女主角,粉紅泡泡漫天飛,很快地墜入愛河。 因此,志強極高的文學造詣,也讓他拓展出了一項新的業務:替同學寫情詩。 *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0-12-04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5

阿順其實不太記得當初怎麼會和露露越走越近,又是怎麼交往的了。但是他清楚記得,每和露露約一次會,就會發生一件令他頭痛的事件。 比方說,他和露露第一次約看電影,便和老闆借了車,載露露風風光光的到電影院,看兩小時的文藝愛情電影,電影裡的主角哭得唏哩嘩拉,他來領車的時候也差點潸然淚下,因為他停在路邊的車,竟然被人打破車窗。 比方說,他帶露露到陽明山看夜景,涼涼的風吹得他的心一片開闊,回家之後,才發現皮夾丟在陽明山上,趕回山上,卻不見包影,涼涼的風吹得他心好痛。 比方說,他和露露約在夜市裡散步吃小吃,氣氛一片和諧美好,旁邊卻有幫派鬥毆,一張鐵椅就不小心砸到他頭上,血流不止。 每次發生這種事,都是露露替他出頭,比他還氣。 老闆的車窗被打破,阿順本來只想認衰,幫老闆修車當沒事,但是露露說什麼都要找到那個人,他們調了一個又一個路口監視器,終於抓到打破車窗的小屁孩,露露氣急敗壞地罵了小屁孩一個多小時。 阿順的皮夾丟在陽明山上,露露得知之後,深夜叫了台計程車就來到他身邊陪他找,找了兩個多小時,最後發現被一隻野狗叼走。 阿順的頭被砸傷,露露叫了救護車後,她當下就把鐵椅砸回去,罵了一連串連她自己都不相信的髒話和三字經,氣勢之強大,搞得兩個幫派也得低聲下氣和她道歉,最後連救護車和治療的錢都替阿順出了。 就連告白也是,露露比他直接多了。 當阿順還拿著手機傳一些無聊的撩妹笑話給露露,例如「妳有個缺點。」「什麼?」「缺點我。」這種,露露就直接打電話過來了,露露直接就問:「欸,你是不是喜歡我?」 阿順愣了幾秒,點點頭,忽然間想起點頭露露又看不見,趕緊補上一個「對。」 電話那頭,響起露露的笑聲,說:「好,那你現在是我男朋友了。」 * 交往之後的某天,露露突然說要帶阿順來她家看看寵物。 阿順吞了好大的口水,他聽人家說,當女生邀請男生去她家看貓,通常都會發生什麼不可言之事。所以那天,他抱著既期待又緊張的心情來到露露家的透天厝。 沒想到,露露一見到他,就只是拉著他往頂樓跑。 原來,露露家真的有寵物,還是一個架著鐵皮的小型動物園,養了5隻狗、6隻貓,和26隻雞。 阿順相當驚訝,而令他驚訝的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一隻白嘟嘟又肥滋滋的母雞一直在他身邊蹭來蹭去,讓他相當為難,從來不知道自己這麼有「雞」緣。 露露驚叫出聲,說那隻母雞叫雞翅膀,平常都搞自閉,這麼喜歡阿順代表他們有緣,立刻就讓阿順把雞翅膀抱回家。 但是那天,他除了獲得雞翅膀外,還獲得了另一樣東西。 當他抱著雞翅膀準備回家時,露露的父親湊巧回來,兩人在玄關撞了個著。 露露的父親長得一派不近人情,落腮鬍和他的眉毛一樣濃密,銳利的眼睛就在那雙眉毛底下盯著阿順,從頭打量到尾。阿順緊張地縮起肩膀。 最後,露露父親的目光落在他懷裡的那隻雞翅膀上。 露露父親終於露出笑容:「雞翅膀找到主人啦?」 露露笑著點點頭,說雞翅膀很喜歡阿順。 露露父親也看著阿順點點頭,似乎非常滿意他這個人,然後終於說出了開啟他另一段驚奇旅程的話。 「既然雞翅膀這麼喜歡你,我有間小公司,就交給你經營吧!好不好?」露露他爸說。 阿順矇了,他不知道一隻雞跟要他接手一間公司有什麼關係,而且他爸還把這句話講得跟「晚上就吃麥當勞吧!」一樣輕鬆。 在他還沒點頭答應前,露露他爸就替他作了主:「我明天帶你看看公司,熟悉熟悉環境。」 * 然後,阿順就來到了這間位在偏僻工業區用鐵皮搭建的小公司。 裡面一個員工也沒有,商品堆得滿是灰塵,雜物雜亂堆砌,阿順望著這一切,一個頭兩個大,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著手。 阿順整理了五天,終於把公司打掃乾淨,那時,他才決定,先從找員工開始吧! 他點開人才招聘網站,開始尋找自己的工作夥伴。 阿順的經營之路,開始了。 *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0-11-25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4

  和露露相遇的那天,阿順照常背著工具包來到工廠,走向平時打電話和他接洽的瑩姐身邊。 瑩姐是個快五十歲的女人,雖然年紀如此,但是皮膚狀態保養的非常好,穿著和妝髮都跟在潮流的浪頭上。今天她畫了個韓系時下流行的雙眼線妝容、抹上金屬感的大紅唇,穿著短版上衣露出小蠻腰,還戴了頂鴨舌帽,渾身散發淡淡花香,風姿綽約,遠遠看去就像個混血的年輕妹仔,不認識她的人還以為她才快三十歲,殊不知已是兩個孩子的媽。 阿順走向瑩姐的時候,她正對著鏡子補妝,對鏡子裡的自己既沉醉又著迷,渾然沒發現阿順已經隔著女兒牆在看她。 阿順小心翼翼地喚她:「瑩姐⋯⋯」 瑩姐這才抬起頭,看見阿順正盯著她看,似乎已經等了她一陣子,驚叫了一聲:「噢,寶貝,怎麼啦?」 瑩姐習慣叫阿順寶貝。應該說,瑩姐習慣叫任何比她年紀小的人寶貝,就連最近新來的人事主任也被她喊得耳根子發紅。 阿順又緩慢開口:「那個⋯⋯妳打電話叫我來修電腦⋯⋯」 瑩姐這才想起來。 「啊!對對對,那個露露的電腦怪怪的,你去幫她看一下。」 「露露?」阿順不認得工廠裡有個叫露露的員工。 瑩姐伸展她的肢體,指向不遠處一個脂粉未施、清湯掛麵的女孩子,對阿順說:「她就是露露,新來的。」 阿順「喔」了一聲,便走向露露。 * 「那個⋯⋯」阿順走到露露座位邊。 露露那時正在跟客戶講電話,忙得只能瞥他一眼。她掃了他全身的裝扮,看見工具包,知道是來修電腦的。 露露一邊講電話,一邊為難地指指桌子底下的電腦主機,用口形跟他說:「不好意思,我在講電話,你先蹲在下面修好不好?」 阿順沒多想什麼,點點頭,拿了工具就爬到她桌子底下。那時,阿順才驚覺有些不對勁,原來此刻他的臉,幾乎就快要貼在露露的大腿上,而露露穿了個小短裙。 阿順第一次和一個女孩如此近距離接觸,弄得他整張臉發燙發熱,汗水直冒。 * 阿順替露露修完電腦時,露露恰巧掛了電話。 當阿順從她桌子底下爬出來的時候,露露見他漲紅又流汗的臉,嚇了一跳,立即被愧疚感襲擊,連忙道歉。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讓你在下面蹲這麼久,底下很熱吼?剛剛那個客人真的問題太多了,我真的沒辦法結束⋯⋯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阿順見露露又是鞠躬又是抱歉,心裡既茫然又好笑。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臟劇烈跳動、渾身又熱得發燙,此時再見到露露的時候,竟然覺得這張素淨、樸實的臉,是他這一輩子見過最美的臉。 「嗯,底下⋯⋯真的蠻熱的。」 就說阿順不會說謊。 聽到這話,露露又更愧疚了,她更是頻頻鞠躬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不然⋯⋯我幫你泡一杯冰咖啡好不好?你喝一下,消消暑氣。」 阿順想著反正後頭沒事,他也不想這麼早回去店裡,又加上露露還挺可愛的,點點頭答應了。 * 露露在茶水間裡泡咖啡,在外頭等待的阿順卻聽見裡面發出乒乒砰砰的刺耳聲響,心裡浮出了好多問號,不知道露露為什麼泡個咖啡搞得跟打仗一樣。 終於,露露汗水淋漓地捧著一杯冰咖啡出現在他面前,遞給他。 阿順輕手輕腳地接過,喝了一口,卻差點吐出來,心裡頻頻出現OS:「這是什麼咖啡?這只是有咖啡味道的冰水吧?這種東西怎麼能叫做咖啡呢?」 阿順腦海裡被滿滿的OS佔滿,沒有下一步動作。而露露看著他這樣,心裡慌張起來。 她一臉緊張地看著阿順,小心翼翼問:「怎麼樣?好喝嗎?」 阿順愣了幾秒,才開口:「有點⋯⋯難喝。」 面對這麼可愛的女孩,阿順還是不會說謊。 露露有些洩氣:「唉,我果然咖啡還是泡不好。」 看見露露的臉垂下來,阿順有些過意不去,他絞盡腦汁,希望能夠擠出什麼安慰人的話。 終於,他竭盡心力想出了他覺得最棒的說法:「但是水還蠻好喝的。」 這句話說出來後,阿順後悔了。 露露盯著他好一會兒,眼神裡充斥著困惑。 阿順好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沒想到,露露居然大笑出來,笑得不明所以,笑得連阿順也跟著笑了出來,兩人就在茶水間的外面莫名其妙地笑著。 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灑了進來,兩人的笑臉上增添了一絲光亮。 * 半晌,露露抹抹笑到泛淚的眼睛,對阿順說:「下次你來的話,我請你喝冰水好了,我們家的水還不錯。」 光線混著漫天飛舞的光塵,阿順看著陽光下露露誠懇又真摯的眼神,心裡頭微微發燙。 那一刻,阿順覺得自己似乎戀愛了。 *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0-11-23

請別再說加油了,好嗎?

「請別再努力了!我想妳應該已經努力到無法再努力的地步,所以不用再努力了!」──《王牌大醫生》 * 近期,台大生的墜樓事件引起大眾譁然 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造成這些資優生接二連三地選擇結束自己生命? 在這個以升學為目標的社會裡 除了課業壓力外 他人對自己的期待也是造成原因的一部分 而更多的時候可能還包含自己對自己的要求 由於太過完美主義,使自己太在意他人眼光 害怕自己的失誤造成別人的困擾 因此不但不允許自己在日常生活、人際關係、工作和課業上出差錯 更可能成為封閉情緒出口的重要關鍵 於是那些無法釋放的壓力,便不斷讓身心超重 而有時,旁人無心的一句「加油」、「再努力一下就好」 終將成為壓垮他人或我們的最後一根稻草 * 從我們出生開始 這個世界不斷告訴我們「只要努力就會有成果」、「繼續加油」 所以我們一再學習著努力,然後努力再努力 希望成為他人心中的一百分 似乎只有成為一百分的人 我們才值得被看見、值得被愛 但是沒有人告訴我們「你已經很棒了,不需要再更努力了」、「就算不努力也沒關係啊!」 沒有人教會我們「再也無法撐下去」時該怎麼做 也沒有人教會我們怎麼打從心中去接受自己、肯定自己 所以就算我們擁有的比別人多、比別人好 我們仍然覺得不夠不夠就是不夠 於是我們不懂得如何化解內心的苦悶,一方面又擔心自己會被說成是抗壓性低的爛草莓 * 所以,當日劇《王牌大醫生》中的主角堺雅人所說出「請別再努力了!」 似乎就成了我們的救贖與出口 因為其實,我們心裡早就知道自己已經很棒了 只是需要有個聲音告訴自己「慢下來也沒關係」、「休息一下也沒關係」 * 「加油」這句話看起來雖然正面,卻也是雙面刃 面對已經很努力的自己或他人 如果再給予更多的鼓勵,反倒只是增加心理壓力而已 所以,適時地告訴自己「請別再努力了!」 人生本來就是起起落落,沒有必要在自己最低潮的時候還推著自己向前走 慢一點、休息一下,調整步伐,等烏雲散去,再想想怎麼以舒適又輕鬆的腳步邁向下一步吧!
2020-11-16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順他媽介紹給他的電腦維修店其實就小小一間,裡頭塞滿零散的電腦零件、器具、鐵架,又窄又擠,冷氣還不冷,站在角落裡時常能嗅到一股汽油味、霉味和類似死老鼠的酸臭味。炎炎夏日,阿順和他的老闆擠在這個空間裡,煩躁指數持續飆高,通常客人一進到店裡,總是看見滿頭大汗、臉又臭到不行的他們二人。 幸好阿順待在店裡的時間不多,老闆多半安排他「到府維修」服務,只要公司或者客戶家裡需要電腦維修,阿順就會騎著他的墨綠色YAMAHA小機車將服務外送到家。 而到府維修這項服務,除了偶爾因為和不說話的客戶共處一室感到尷尬,更多的收穫則是讓他彷彿看遍人生百態。 比如一個對他客客氣氣、端茶奉水又笑臉迎人的優雅太太,轉頭便對自己丈夫一陣冷嘲熱諷、動手動腳,惹得他心裡直想著應該報警還是乖乖完成工作。 比如一對大學小情侶,壓根不顧他還蹲在桌子底下修電腦,就在一旁的小床上熱吻起來,淫聲浪語,令他聽得耳根子發紅,根本無法專心工作。 比如一個提琴拉得不怎麼樣⋯⋯不,是非常糟的老先生,非要在他修電腦的時間說要拉琴給他聽,他也不好意思拒絕,只能修多久聽多久,那天晚上他睡眠的時候總覺得耳鳴。 每進到一戶人家裡,他都能感受到不同的氛圍,有的時候,他甚至能側寫出這些客戶的家庭、性格和職業,他不會得到最終的答案,畢竟阿順和這些人的關係也只是一期一會。 * 不過那間和他們維修公司合作的寵物飼料工廠就不太一樣了。 阿順一個月總有好幾天的時間得到那間工廠幫忙做電腦維修,畢竟工廠老闆為了省錢,電腦堪用就用,死都不換,電腦跑得辛苦,員工用得痛苦。 但也因為這樣,阿順遇見了他這畢生的女神、仙女、巧克力——露露。 * 他和露露相遇的那一刻,他的臉幾乎快要貼在她的大腿上,而他永遠記得露露替他泡的那一杯咖啡⋯⋯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
2020-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