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小董1

小董雖然叫做小董,但她的本名和董一點關係也沒有。 事實上,她姓徐,單名一個字「菫」(ㄐㄧㄣˇ)。 但是從她國小開始,老師點名總是會將她的「菫」看成「董」,一路被叫錯到了高中,一起成長的朋友們乾脆就叫她小董。 * 董這個字有種德高望重、高高在上,很有威嚴的感覺,不過在小董身上,卻恰恰相反。 現年27歲的小董,是八點檔的編劇助理,每天的工作就是替編劇們將人物關係表捋清楚、看如何將資方的產品們置入劇本裡,又不更改到劇本的結構。 周旋在個編劇身邊,聽他們討論哪個人物又死了,但因為一個電擊還是什麼事故,他又復活了,或是某個女人為了報復背叛她的男人,因此先勾搭上一個有錢的總裁,花了大錢整容,再回來報復當初這個吃裡扒外的男人⋯⋯ 小董每天的生活都被這些狗血肥皂劇填滿,有時候,她都懷疑自己得了幻想症,彷彿走在路上,看到一個人露出笑容,她都認為那個人正準備要謀害自己,相當惶恐,每天過得膽戰心驚。 有時候,編劇們丟出幾個劇本場次讓小董寫,小董更是戰戰兢兢,害怕自己寫出來的東西不符合編劇預期。 於是,在她和男友同居的小套房裡,便會出現這樣的對話—— 小董手舉著男友的鋼彈,對著她的男友喝斥:「王國忠!你、你要是敢再和你媽打小報告,就別怪我把你的鋼彈碎屍萬段!」 小董的男友此時也不甘示弱,他一手拿著剪刀,一手拿著一件裙子,威脅貌:「妳這個心狠手辣的女人!那個鋼彈可是全球限量50個,妳知道我花多大心血才拿到的嗎?妳要是敢把我的鋼彈怎麼樣,我也把妳的愛裙給剪了!」 小董:「哼!剪就剪,你以為老娘會為了區區一條裙子,被你折服嗎?」 男友:「哼!那換作是這個呢?」 男友此時勾起一抹壞笑,又拿起一旁一個LV包包,拿起剪刀故作威脅。 這下,小董慌了,但她冷笑一聲。 小董:「王國忠,你可真不得了,居然還知道用LV來威脅我!」 男友露出一個得意的勝利笑容。 小董此時話鋒一轉:「不過⋯⋯那只是個山寨LV,才花我一千塊。」 男友驚愕:「什麼!」 兩人對峙著幾秒,小董突然喊了一聲:「卡!」兩人的表情立刻恢復平靜的模樣。 男友立刻從小董手上搶過他的寶貝鋼彈,抱在懷裡。 小董坐到筆電前,問:「你覺得剛剛這場戲怎麼樣?有驚喜嗎?」 男友聳聳肩:「我覺得你們戲的套路差不多就這樣,哎呀,賺錢而已嘛!還要要求什麼?」 小董相當扼腕,覺得自己又寫不好了,整個人烏雲密佈。 男友趕忙安撫:「不過我喜歡LV最後翻轉成山寨的那個設計,女主終於贏了,不然他們這樣吵來吵去,不知道要吵多久。」 小董笑了:「太好了,我也喜歡!」 小董連忙飛快地在筆記電腦上打字,把靈感寫下來⋯⋯ * 這,就是小董的八點檔編劇日常,替觀眾的生活增添一些狗血,讓他們知道,有人比他們的生活更加悲慘。 畢竟,發現有人過得比自己還慘,總是會讓人感到慶幸的吧。 (未完待續⋯⋯) *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五章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1-07-28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5

等待公司回覆的過程漫長又煎熬。 世界上有一種說法:「有希望的,才叫作『等』,沒希望的,頂多叫作『煎熬』。」 Sunny覺得自己現在就陷入這種糾結之中。 有時候她張開眼睛,覺得一切充滿希望,一定有公司認為她適合他們公司,進而找她來公司面談。 有時候她在睡前,只覺得一切好像什麼希望都沒有,自己根本就是一塊在貨架上被挑選的商品,沒有好看的包裝,也不算是必需品,就那樣在貨架上絕望地等待著。 偶爾她還是會收到一些找她來面試的訊息,不過大概都是「保險」、「房仲」、「二手車買賣」,與她的個性全然搭不上,就算進去了,也會因為毫無業績而被餓死⋯⋯ 偶爾她也會想,我也可以跟別人一樣,送送外送,加入Food Panda或是 Uber Eats,但她沒有自己的機車,家裡每個人都要用,她根本借不來。 * 借機車這件事,Sunny絕望到把腦筋動到哥哥的身上,她難得用她僅剩不多的零用錢,買了珍奶和一片兩百多塊的千層蛋糕,跑進哥哥的房間,耗盡口舌之力,只為了說服哥哥把機車借給她去做外送。 她說:「你存款這麼多,買一台車也不可惜吧!你可以開車上班,多拉風!」 她說:「你看你跟女友也交往快五年了,每次都用機車載她,多委屈!買車吧!」 她說:「買車的話,你還可以載爸媽到台東啊、墾丁啊!很棒吧!」 哥哥似乎真的有那麼一點被Sunny說動,有那麼一瞬間,哥哥皺眉,認真地思考著。 Sunny等待著哥哥的回覆,心裡盤算著:「只要哥哥買車,機車就掌握在我手裡了!」 半晌,哥哥終於鬆口:「好啊!好像是得買車,最近有幾台車我也看得蠻心動的。」 Sunny心裡瘋狂鼓掌,她腦海中的美好藍圖眼看就要被實現了,於是她小心翼翼地問:「那機車⋯⋯」 哥哥想都不想:「賣了吧!貼一點買車的錢。」 Sunny晴天霹靂,她連忙阻止:「可是可是⋯⋯家裡留一台機車還是好的啊!買菜幹嘛的多方便!」 哥哥皺眉:「那爸媽也有機車啊!買菜什麼的,用他們的就好了。」 Sunny又說:「可是可是⋯⋯萬一他們不在呢?總不能每次都等他們下班買回來吧!」 哥哥尋思了一會兒,隨後狐疑地看向Sunny:「妳這麼積極⋯⋯該不會是⋯⋯想要接手我的機車吧?」 眼看這下瞞不住了,Sunny坦白:「好啦對啦,我想借你的車送外送。」 本以為哥哥會有一點遲疑,沒想到他相當果斷地回了:「我不要。」 Sunny相當困惑不解,問:「有什麼不要?那你到時候買了車,機車也是擺在那裡啊!借給我有什麼不好?」 「那是我花錢買的耶!我幹嘛借妳?妳有本事妳跟我買下來啊!我算妳七折。」 「我是你妹你還要跟我計較這些錢!」Sunny簡直要抓狂。 「誰知道妳借去會不會撞來撞去,受傷了我會心疼。但妳如果買下來,我就當它是妳的,被撞花了我一點心疼都不會有。」 最後,Sunny氣急敗壞地衝出哥哥的房間,她心裡咒罵著,這世上這麼多體貼妹妹的好哥哥,但她怎麼就攤上了一個小氣到不行,還凡事斤斤計較的哥哥。 * 她躲回自己的房間裡,瞪著天花板,心裡又盪了下來。 為她買的珍奶和千層蛋糕不值。 為她還跟哥哥好生好氣不值。 也為她日後陪媽媽出門買菜,還要被鄰居各種「哇!今天不用上班啊?」「還在找工作啊?沒關係,就當作休息。」的關心給心靈爆擊感到人生無望。 * 正當她這麼想的時候,手機震動起來,是一串不知名的號碼。 Sunny遲疑著,不敢接,害怕是某間保險公司找她去面試,而她也害怕自己不敢拒絕。 Sunny就這樣放著,任由電話響完,她鬆了一口氣。 正當她準備要起身,拿著換洗衣物去洗澡時,手機又再次震動起來。 Sunny看了眼那串號碼,跟剛剛的似乎一模一樣,她忐忑不已,想著是哪個人找自己這麼著急,她遲疑了一會兒,心想,如果是保險或房仲公司,大不了我就直接掛電話。 她破釜沈舟地按下通話鍵:「喂,您好?」 電話那頭傳來親切溫和的聲音:「請問是游晴雯小姐嗎?」 「是⋯⋯」 「我是阿順,在網路上看到妳的工作履歷跟相關作品,覺得妳很適合我們公司,想問妳有時間來面試嗎?」 Sunny眼睛一亮。 阿順又說道:「我們才剛成立,只有一些相關簡介,我傳網址訊息給妳,妳參考一下⋯⋯」 Sunny點開阿順傳來的那串網址資料,她越看,心裡越激動。 這是Sunny和阿順相遇的開始,也是他們即將一起奮鬥的開端。   (未完待續⋯⋯) *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四章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1-07-15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4

再怎麼不喜歡這種帶雨體質,也還是得和自己相處一輩子。 Sunny決定不再頹廢,她吃過午餐之後便躲回房間裡去,打開筆電,叫出履歷和自傳word檔。 大學剛畢業,工作經歷根本沒什麼可以寫,但矛盾的是104人力銀行上許多工做要求都需要有工作經驗至少兩年,第一關就刷掉一群剛出頭的社會菜鳥,讓這群菜鳥們知道:「認清現實吧新人們,離開學校後,就沒有人來保護你們了。」 * Sunny看著工作經驗欄,思考著該如何下筆,房間裡鏽蝕電扇運轉的聲音令她無法靜下心,好不容易進入一段記憶,又很快地被打斷。 在她終於決定把冷氣打開、關掉電風扇之後,她終於可以好好進入自己的沈思之中。 不敢開冷氣也不是她不想開或是她省,而是她認為待在家裡沒有產值的自己似乎不配任意使用各種花費,這個道理就像吃霸王餐一樣,不過地點是在家裡,大學畢業了,該為這個家付出一些什麼了。 在她還沒有能力給家裡一點補貼的時候,她會認真洗碗、省電費、省水費,於是洗澡洗得很快,隔天不出門她就盡量不洗。 她是這樣在還家裡費用的。 她就是這麼小心翼翼,滿身疙瘩的人。 * 她回顧自己大學打過的工,只有大學附近一間咖啡店。 她在那間咖啡店一待待了三年,直到她大學畢業。 於是也認識了不少店裡的熟客,還有附近偶爾會過來蹭食的野貓野狗。 她畢業那天,老闆還替她辦了一個小的送別會。 那時她心想:「啊,原來就是這樣啊,大學畢業就代表打工生涯也結束了。」 Sunny終於在工作經驗欄上寫下咖啡店服務生,不過她還得思考工作內容以及帶給她的影響,這樣似乎才有辦法說服業主。 她想,咖啡的沖泡技巧也許可以讓她應徵上另一間咖啡店的正職,不過如果想到公司裡做一些上班族會做的事,也許她應該寫的是,她在學習沖泡咖啡的時候遇上了哪些挫折,而這些挫折她是如何克服,這個克服的過程便會成為她這個人的特點,畢竟公司要的,就是一個可以快速在挫折中站起,並且找到解決方法的人。 於是,最後她寫下了:「這證明了我是一個能夠自己克服問題,並且解決問題的人。」 當工作內容來到「服務客人」時,她又心想,我也不可能是到公司裡負責幫大家泡茶端水的吧? 於是她在「服務客人」這個項目的後面備註說明:由於需要能快速明白客人的需求,在第一時間做出有效的服務,因此也培養出一定的觀察力。 * 履歷寫著寫著,Sunny突然有個感觸,履歷不過就是一個盡量自吹自擂的東西,它像個行銷文案,將自身的缺點都藏起來,優點則無限放大,每個人都成為用嘴做事的業務。在履歷裡頭沒有「謙虛」這兩個字,可惜的是,這樣的履歷也看不出誰才是真正的老實與誠實,而誠實不正是各行各業與人生中最重要的東西? * 在兩個小時內「掰」完自己的履歷,Sunny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而果不其然,外頭傳來下雨的聲音,不過Sunny已經不在乎了。 (未完待續⋯⋯) *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三章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1-06-16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3

Sunny開始戴口罩、留遮住眉毛的平劉海。 這樣,大家就看不出她的情緒。 她開心的時候就笑,即使外頭突然下起暴雨,也不會有人認為是她的責任。 * 雖然能夠輕鬆自在地在學校生活,也交了幾個朋友,但在家裡卻不是。 Sunny的大表姐這個月要結婚,大表姐崇尚西式婚禮,要租一片草地、放橫式長椅,有自助吧自取食物點心。 大表姐當初要辦這種婚禮,雙方父母都為此感到不妥。他們認定的婚禮,要奉茶、要下聘、要坐高矮椅,還要丟扇子⋯⋯ 當初大表姐和Sunny講到流程裡的丟扇子,Sunny一臉矇:「丟扇子?」 大表姐解釋:「丟下扇子代表新娘出嫁之後改從夫姓,另一方面是把壞脾氣丟掉,在夫家溫柔賢淑⋯⋯」 大表姐講完後,Sunny和大表姐同時打了一個寒顫。 大表姐說:「對女生很不公平對不對?我爸媽養了我一輩子,你也跟我結婚了,你本來就應該知道我的個性是什麼樣子,我幹嘛改?」 Sunny則覺得:「為什麼要搞得一副好像此生不會再跟爸媽見面的樣子?」 大表姐聳聳肩。「反正為了婚禮,我搞了個家庭革命。欸,結婚的是我,又不是他們,而且我辦西式婚禮,還有一個好處⋯⋯」 Sunny好奇:「什麼好處?」 「避免主桌的他們尷尬。」大表姐補充:「妳想想看主桌就兩家人坐在一起,新娘新郎又要跑來跑去,他們到底要聊什麼?多尷尬啊!」 Sunny想想也對,點點頭。過去有太多繁文縟節,在當時也許適用,到了現代,大家只想一切從簡,原因沒有別的——不合時宜的禮節,時代總會慢慢將之淘汰。 * 總之,Sunny的老媽對Sunny只有一個要求——婚禮那天能不笑就不笑,萬一又下雨,那多掃興。 Sunny當然也知道,畢竟大表姐對她這麼好,她也不希望毀了大表姐難忘的婚禮。 大表姐婚禮那天,Sunny果然臉臭得跟死人一樣。 老媽帶著一些長輩過來和她寒暄,她的嘴角說不動就是不動。 長輩問她:「現在多大啦?」 Sunny說:「20。」 長輩又說:「哎唷,我小的時候看妳就這麼小一點,現在長這麼高了!」 另一個長輩為了和樂氣氛,講起自己和Sunny小時候的趣事。 長輩說:「妳1歲的時候在你們家地板爬來爬去,我去找妳玩,把妳腳拉著,不讓妳爬,妳就坐起來,指著我,一直罵、一直罵!但我們都聽不懂⋯⋯哈哈哈!妳記得嗎?」 老媽和身旁的幾個長輩都笑了,只有Sunny點點頭,臉上還是一點笑容也沒有,長輩這下尷尬了,藉故說要拿吃的,走了。 氣氛一下子掉到冰點,其他長輩紛紛趕著離開,老媽看著Sunny,想生氣,但又沒理由生氣,畢竟一開始就是她叫Sunny不要笑的。 * Sunny在婚禮上的表現很好,天氣一派晴朗,但她一直默默待在角落,臉上毫無笑容,看起來顯得有些晦氣。 Sunny一直都撐得很好,但,她終究還是破功了。 * 讓她破功的不外乎幾個理由: 一,主持人在台上說著冷笑話時,不小心滑了一跤,形成一個欲跌不跌的大劈腿。 二,喝醉酒的新郎叔叔在婚禮上到處講新郎過去的八卦,其中一個八卦是新郎大學的時候因為當時的女朋友吃飯時剃牙,跟人家吵到分手。 三,新娘和新郎牽著手進場,大表姐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前兩個理由都讓Sunny覺得荒謬得想大笑,她都忍住了。 直到她看見大表姐臉上和煦幸福的笑容,她不自覺地勾起嘴角。 那時候她相信自己看見幸福的模樣,儘管這種幸福也許只是曇花一現⋯⋯ 天空響起悶雷,一顆一顆豆大的雨滴掉在大表姐的婚禮上,氣球、蛋糕、新人人偶,全都暗淡下來。 人們紛紛往室內裡跑,那時,新娘和新郎根本都還沒宣示⋯⋯ * Sunny知道,自己又搞砸了。 大表姐失落的表情像這場又急又快的雨,幸福消逝得太快,Sunny好想把自己埋起來。 她知道自己將成為家族裡的大罪人。 (未完待續⋯⋯) *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二章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1-06-02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2

Sunny笑起來就會下雨的這個能力,讓她相當困擾。 * 高二那一年的運動會,Sunny在抽屜裡發現籃球隊學長送她的情書,那是她愛慕已久的學長,看完情書之後,她開心了好久好久,期待下午籃球比賽時,能在場邊替學長加油,回覆他的心意。 沒想到過了中午,原本萬里無雲的晴天,開始染上烏雲,不過一時半刻的時間,開始下起豪雨⋯⋯ 許多戶外比賽紛紛取消,田徑、跳高、接力⋯⋯ Sunny他們班練接力練得很勤,這一取消,大家都心煩意亂,紛紛怪罪Sunny:「都妳啦!妳幹嘛要笑?」 Sunny其實很習慣這種責備了,從國小開始,只要戶外活動遇上下雨天,大家都把責任怪到她身上,說Sunny一定開心了,世界才會下雨。 * 被全班怪罪並不是Sunny最難過的,讓她最挫折的,是下午改成室內的籃球比賽。 外頭下雨,室內籃球場的地板滿是濕漉漉的鞋印,Sunny坐在觀眾席上,心情雀躍地等著欣賞學長比賽的英姿,連即將送上的小熊都買好了。 哨音一下,Sunny就專注在學長的神情和動作,三分球、兩分球、蓋對手火鍋⋯⋯全場情緒高昂。 也許是現場的氣氛太過熱烈,又或許是學長知道Sunny就坐在觀眾席上,還處在中二年紀的學長,做了幾個帥氣的動作,順利從對手手上搶下籃球,當他正準備一蹬,完成他的灌籃時,腳卻踩到地面上的水漬,一滑,整個人朝後倒去,當場躺在地板上哭天喊地。 坐在觀眾席上的Sunny相當憂心,一方面也氣自己沒克制好情緒,讓晴天變雨天,變了雨天,害學長跌倒⋯⋯ * Sunny想到醫院探望,買好的熊都不知道該不該在這種時候給他,因為小熊手上抱著一個愛心小看板,上頭寫著:「You are a lucky boy.」(你是一個幸運男孩)聽起來多諷刺。 不過學長住院後,除了他的家人,他誰都不見。 Sunny聽說學長摔倒了屁股,造成尾椎骨骨折,只能躺在床上,任由家人扛他洗澡,還因為大小便失禁,需要包著尿布⋯⋯而這個學長是多麽愛面子的一個人,肯定不想讓人目睹他的窘態。 當然在這之後,學長再也沒有和Sunny聯絡,即使她傳了好幾天的訊息,學長都不讀不回。 他們尚未萌芽的愛情,就在這場意外之中不幸夭折了。 * 籃球隊痛失了一名大將,都把錯怪在Sunny身上,說如果那天不下雨就好了。 人一直都是這樣,當事情不順遂,第一時間檢討的不是自己,而是想一堆理由怪罪在其他因素上:他人、天氣、溫度、事情⋯⋯ 一笑就會下雨的Sunny理所當然成為眾矢之的。 * 後來,Sunny就越來越封閉。 她不敢開心,總是板著一張臉,這樣的她讓大家不敢和她相處。 上了大學,她仍舊如此,看她總是不笑,被冠上「很跩」、「裝高冷」的罪名。 她覺得人生好難,笑也被罵,不笑也被嫌,她的真實情緒到底是什麼,有時候,連她自己都搞不太清楚。 * 上大學後,她下了課就買食物躲回宿舍,一人吃晚餐,配著電腦追劇。 有一天,她想到了一個好方法⋯⋯ (未完待續⋯⋯) *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第一章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1-05-27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Sunny 1

蟬聲鼓譟,夕陽橘紅。 Sunny的房間西曬,在這個時間,房間紅得像被大火燒過。 已經下午五點半,Sunny還窩在被窩裡,她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上規律轉動的吊扇,完全沒有起床的動力。 直到樓下傳來媽媽的叫喚聲:「喂!你們兩個!下來吃飯!」 Sunny終於起身,拖著沒勁的身體一步一步走下樓,喪得很。 * 爸爸下班還沒回來,桌前是媽媽的家常菜:小魚豆乾、梅乾扣肉、蘿蔔湯⋯⋯ 「又是菠菜⋯⋯」Sunny有氣無力地扒著飯,抱怨。 「再嫌就不要吃!」媽媽坐下來,白了她一眼:「妳哥咧?」 「不知道,可能又再弄直播。」 媽媽逕自夾菜,喔了一聲,連頭都沒抬,問了Sunny:「畢業三個月了,妳朋友都找到工作沒?」 媽媽這一講,Sunny身體裡的警報拉響了。 * 拿到畢業證書後,Sunny也和普通的畢業生一樣,滿懷期待地將履歷自傳丟到各大公司去,不過卻無消無息。 就算真的去面試,她也沒辦法逼自己講出什麼冠冕堂皇的話,所以當共同面試時,她總是那個最不起眼的。 杳無音信了大概兩個半月,就把Sunny磨成了一個廢人,成天躺在床上滑手機看徵人資訊,但卻沒有自信能夠勝任,所以連履歷都不敢投。 當朋友Line過來,說他們找到工作了,Sunny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個貼圖恭喜,朋友約吃飯,Sunny不敢去。 如果社會是一個大型工廠運輸鍊,她覺得自己是一個還無法出貨的半成品。 * 咚咚咚咚地—— Sunny她哥跑了下來,連碗筷都沒拿,手直接伸來,捏起小魚豆乾就往嘴裡送。 媽發火:「手髒啦!去拿筷子!」 她哥很興奮:「妳猜我剛剛直播又賺了多少?」 媽好奇:「多少?」 哥哥大笑:「一萬二!」 哥哥這一說話,Sunny的頭又更低了。 媽媽眼神驚喜,讚許道:「哇!啊你公司給你五萬,再加你直播,有六萬多耶!」媽媽又轉向Sunny:「阿不然妳去幫哥哥,他給妳薪水。」 Sunny都還沒說話,她哥就一臉嫌棄:「我才不要,她每天都這張死人臉,賣不出去啦!」 * Sunny其實也不是不愛笑,只是她從出生開始就有個奇怪的特殊能力。 只要她一開心一笑,世界馬上下起大雨。 所以舉凡學校有戶外活動,或是重要的外出日子,Sunny的家人、朋友,就會求她不要笑。 畢竟,雨天是不被歡迎的天氣。 * 久而久之,Sunny忘記該怎麼笑,世界晴空萬里,而她的臉上無光。 (未完待續⋯⋯) *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五章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1-04-14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5

志強抱著公司裡的東西回家,大包小包的整整兩箱。 美芳坐在沙發上哄樂樂入睡,看到志強帶著一堆東西回來,好奇問道:「你買了什麼東西?」 志強不敢說話,不敢將他離職的事情告訴美芳,他知道,如果美芳知情,一定會對他非常非常地失望⋯⋯ 志強轉身進了臥室,把紙箱藏在堆滿雜物的小角落,他想,之後美芳如果不在,他再好好整理吧! 可是美芳的第六感是準的。 她將睡著的樂樂放進嬰兒床裡,走進臥室,輕輕關上門。 她什麼都沒有問,只是雲淡風輕地說了一句:「要不我去找工作,你顧家?」 聽到美芳這麼問,志強愧疚感襲上來,背後發麻,像爬滿跳蚤。 志強低著頭,假裝整理東西,小小聲地回:「不用,我有在人力銀行丟履歷了⋯⋯」 美芳又問:「這次為什麼要離職?」依然平靜。 志強沈默了幾秒,才回:「妳知不知道妳到一個地方上班,每天除了聽客戶抱怨,同事都不跟妳說話,很孤單?」 美芳其實不明白志強的顧慮,她是那種,一個人也可以把事情做得很好的人,不需要說話,也總會找到事情做。何況,現在樂樂出生了,她的生活更加忙碌。 「你因為孤單,所以就離職了?」美芳的聲音裡充滿質疑。 志強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解釋,這種孤單很難形容。就算他講得一口流利的中文,也還是因為膚色問題,被質疑、被排擠,不能證明自己是台灣人的他,讓他陷入了自我身份的迷茫。 是這樣的孤獨感。 美芳繼續說,這次聲音裡添加了埋怨:「我一天24小時在家顧小孩,半夜每兩個小時要起來餵奶一次、忍受樂樂哭、換尿布、整理房子還要買菜做飯⋯⋯」美芳指著自己的黑眼圈:「我有多久沒有好好睡覺了?但是我可以離職嗎?有人可以幫我嗎?媽媽是可以離職的身份嗎?」 志強感受到美芳的怨念,更加不敢說一句話,默默地低頭收拾。 美芳望著志強黯然的背影,她回想起大學時期,那個在足球場上,光芒耀眼的阿波羅,那個眼神發亮,滿臉自信的大男孩。 她這才明白,原來生活像一波最兇最猛的巨浪,一沖來,能夠將人身上的光彩沖走⋯⋯ 她和志強都不是那場浪裡的倖存者。 那個夜裡,美芳和志強背對著背,誰都沒有入眠。 月光下,他們在棉被底下睜著晶亮的雙眼。 小小的空間裡,依稀只能聽見樂樂熟睡的呼吸聲。 * 隔天,正當志強抱著樂樂,坐在電腦前,將自己的履歷透過人力銀行一封封遞送出去時,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看見是陌生號碼,志強又期待又害怕,一方面期待是新的工作機會上門,一方面,他害怕是保險業務員或是汽車貸款的電話⋯⋯ 志強忐忑地接了起來。 對頭傳來一個溫和的聲音:「喂,您好,請問是馬志強先生嗎?」 「對,是我。」 那一頭的聲音聽起來相當驚訝:「你中文真的講得很好耶!」 志強尷尬地笑笑:「對⋯⋯我是台灣人。」 對方聽起來像遇到珍寶那樣,聲音興奮:「而且你還拿過文學獎!」 志強不太明白這個人打來是要幹嘛,他主動開口:「請問你是?」 對方才想起自己沒有自我介紹,趕緊補上:「我叫阿順,最近公司剛成立,想找你來聊聊,你有興趣嗎?」 志強聽了,眼神一亮。 於是,阿順和志強的相遇,就此展開了⋯⋯ (未完待續⋯⋯) *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四章 #小說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
2021-03-25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4

  大學畢業後,志強的青春也隨著嬰兒的第一聲啼哭,結束了。 大學的最後一年,志強和美芳同居一起,分租套房狹小,空間裡的東西都很簡陋,但他們有彼此,彷彿就是全世界。 學生時期沒什麼生活壓力,彷彿有一層防護罩,所有的天災都被阻擋在外,他們擁有自己的烏托邦。 * 然後,然後大學就畢業了。 然後,美芳就懷孕了。 然後,他們從租屋處搬走了,離開他們的烏托邦。 然後,孩子出生的那一刻,他們開始明白什麼叫做生活的壓力。 他們很快登記結婚,連婚禮都沒有時間籌辦,也沒有多餘的錢籌辦。 嬰兒是個小女生,他們幫她取了個小名叫樂樂。 但樂樂愛哭,照三餐哭、尿布濕了哭、半夜醒了哭,一個夜裡醒來五六次,他們的睡眠被打成零散的拼圖,東一塊、西一塊,疲勞與日俱增,志強、美芳的衝突頻率隨著徒增的疲憊及減少的存款越趨頻繁。 * 美芳希望志強去找工作。 可是志強的工作並不好找。 都說外國人找工作很容易,但其實並不然。 公司要聘請外國人,程序繁雜,又有一堆相關規定,沒人想冒這個險。 因此,許多公司一看到他履歷上的照片是外國人,就將他的履歷放到一邊。 但其實志強是土身土長的台灣人,只是長著一副外國人的皮相,這對他也很不公平。 有英語補習班找他來當英文老師,志強很尷尬,說自己英文不好,只會講中文,能不能教作文? 補習班老闆很為難,家長看到一個黑皮膚的人教作文,能信服嗎? 這一次又一次的拒絕,讓志強相當挫折。 從小,大家都說「勿以貌取人」,但那是理想。真正行走在社會上,才發現每個人身上都被貼著標籤⋯⋯ * 總算,在志強第108次為了要買高級奶粉還是廉價奶粉和美芳大吵一架的時候,一通電話打了過來。 志強接起電話,那是一間電商公司,希望志強來當他們的客服。 志強掛了電話,一開心,便架子上抓了兩罐高級奶粉放進推車裡。 他興奮地大喊:「我有工作了!我有工作了!」 美芳還來不及笑,懷裡的樂樂就被志強的音量給嚇哭了。 於是,人聲紛雜的賣場裡,有志強大笑大叫的聲音,也有樂樂放聲大哭的聲音,更有許多「怎麼放著小孩哭」、「吵死人了」的指責。 * 志強第一天上班,就受到強烈的衝擊。 才接了一個上午的電話,就已經感受到身心疲憊。 電話另一端時常暴跳如雷,總在同一件事情上鬼打牆。 例如:「為什麼我昨天訂的東西,到今天都沒有收到?」 志強耐心回應:「昨天上午訂的東西,今天才有辦法訂到,如果是下午才訂,那可能要明天喔。」 客人想了一下,又說:「啊你們網站上不是寫24小時到貨。」 志強再耐心回應:「我們網站上寫的是說早上訂貨,24小時內到貨。」 客人又不解:「那我昨天訂的東西,為什麼今天還沒到?」 志強簡直傻了眼:「因為您不是上午訂的⋯⋯」 又或者,有些客人把客服當成心理諮商師,一打來就從購買流程一路講到隔壁張太太養的貓生了六隻、對面陳先生騎機車出去的時候自摔,最後講到自己最近心情不好,哪裡痛、哪裡不舒服、孩子大了又不回來⋯⋯等等。 志強的耳朵簡直快要聾了,差點要和公司申請職災賠償。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三五同事們揪團出去吃飯休息,志強也想加入。 但大家似乎是被他的外國面孔給嚇到,害怕自己英文講的不好,不能和他對談,因此,總是離志強好遠好遠⋯⋯ 志強在公司成了形單影隻的一個人。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下班,只有面對抱怨電話時,才有開口的機會。 就這樣過了三個月之後,志強終於無法忍受這份工作,想要離職了⋯⋯ (未完待續⋯⋯) *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2021-03-18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3

夜店裡五光十色,音樂狂躁,酒色繽紛。 志強習慣這種熱鬧狂歡的氣氛,在場子中央勁歌熱舞,似乎把整個活動炒成他的。 群眾鼓舞尖叫。那一刻,星球與四季繞著他旋轉。   美芳對這種場合陌生。 或者說,她對這種社交活動過敏。每每來到這種活動,她心裡的疙瘩紛紛蹦起,心裡有個聲音告訴她:「快走吧!快走吧!快走吧⋯⋯找個藉口離開吧⋯⋯」 但是在眾人面前拿起包離開,又怕掃興。 如果被問起要去幹嘛,她又害怕她的說謊技巧不好,被看穿。 所以她總是在離開與不離開間游移不定,結果還是待到最後,回家後總是筋疲力盡。   要不是知道志強會來這次的慶生趴,她也不會過來。 朋友邀舞時,她婉拒。 朋友們一一到場上跳舞,她獨自坐在角落的位子,帶著沈靜、置身事外的微笑,望著場上發光發熱的志強。 她默默喝酒,把整個歡鬧的空間喝成無聲,夜店裡好像只有她的世界是安靜的。   當一個人心裡有某種意念,而意念強大到足以讓宇宙替你完成願望。 那麼機會就有可能降臨。   就像此時,微醺的志強舉著酒杯到各桌敬酒,最後來到美芳獨坐的桌前。   「喝酒!」志強搖搖晃晃地舉著酒杯對美芳說,此刻他黝黑的臉頰上,還能看出酒精惹出的紅暈。 美芳那一刻愣住了,她從未想過志強跟她的距離這麼這麼近⋯⋯   志強見沒人理會他,困惑地抬起頭,定睛一看,才發現眼前的女孩是那個在頒獎典禮上,站在他身邊與他一起領獎的美芳。 兩人對望,周邊的音樂噪烈,卻似乎無法打擾他們。   半晌,志強才又來露出笑意,半醉微醺地說:「Hey!我看了妳的得獎作品!」 美芳再次僵住,不知道該如何回話的她只淡淡地說了一聲:「喔。」 「其實我不覺得我會輸給妳的妳知道嗎?」 「喔。」美芳心裡有點受傷,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臉上的笑意僵在那裡。 「但是後來我知道評審為什麼會讓妳拿首獎了!」 「嗯。」美芳從原本的不知所措,到現在怒火微微上升,她從沒遇過這麼失禮的人,何況這個人還是她心目中的男神。 「因為我的東西裡面沒有『愛』!沒有愛妳知道嗎?我的東西只有漂亮文字堆疊出來的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東西!」志強乾脆對自己懊惱起來,灌下一大口酒。接著說:「妳知道上次有個評審怎麼說我的散文嗎?他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給他這麼高分,可能是因為他寫了一個我看不懂的東西,我覺得好像蠻厲害的⋯⋯這個意思就是說⋯⋯就是說我的東西空洞!」 美芳皺著眉頭看著他,心裡更加挫折,沒想到她喜歡的人不但失禮,還是個玻璃心。 美芳小聲地抱怨:「怪誰啊⋯⋯」 沒想到,志強再次盯著她,原本怨懟的眼神裡又出現了光彩:「不過妳知道嗎?我居然以為妳的作品在寫我,妳太厲害了。妳⋯⋯妳根本⋯⋯」 沒等志強說完,美芳點點頭:「嗯,是寫你啊。」 志強看著美芳的眼睛不斷瞪大、瞪大⋯⋯彷彿得到了一個不得了的秘密。 「不過我現在有點後悔。」美芳接著說。 「為什麼?」 「因為我發現你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這下,換志強不服氣了。 「我從來就不覺得自己多了不起啊!」志強說。 美芳愣愣地看著他,似乎自己的台階被拆了,她不曉得該怎麼下台。   志強的朋友在舞池裡喚他,讓他回來跳舞。 但志強沒有理會,他拉上美芳的手,要帶她離開夜店:「走!我說給妳聽!」 美芳又驚又呆,志強的舉動似乎要帶她脫離這個令她過敏的場合,也似乎要帶她經歷一場冒險。 她放任自己的腳步,跟著他離開。   志強拉著美芳,穿過五光十色、人影交錯的夜店,來到深夜的街道。 他們在無人的街道上狂奔、大笑,風從他們的身旁經過,他們一直跑、一直跑,像要逃避誰的追趕,但其實身後什麼都沒有。 這讓他們看起來,像在逃避現實那樣地逃竄。 每個美好青春裡都有一段在街上狂奔狂笑的日子,似乎這樣跑就能躲過時間,但是時間總會追上來、現實生活的利爪也會伸來,他們終究得深陷其中。   很快,志強就體會到這件事了。 (未完待續⋯⋯) * 其他集數連結: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三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四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阿順 第五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一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二章 阿蒂瑪連載小劇場——志強 第三章
2021-01-27

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

上禮拜是大學學測,作文題目是:〈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 貼近生活,卻也有相當的難度 一方面很寫實,一方面也需要考生們大開腦洞,發揮想像力   而關於冰箱的笑話,這裡也有一個。 那個笑話的開頭是: 「要如何把一隻大象放進冰箱?」   如果有人這樣問你, 而你的幽默感和想像力剛好不足, 就會皺緊眉頭質疑:「冰箱怎麼可能放得下大象?」「大象要怎麼弄啊?肢解?」   當你陷入題目裡,出題人卻講出了令你啼笑皆非的答案: 「把冰箱門打開、把大象放進去、再把冰箱門關上。」   就這麼簡單? 沒錯,這麼簡單。   這麼簡單的道理,可能小朋友都能答得出來。 但是我們卻會在第一時間被卡住,為什麼? 因為長時間被現實世界的思考所綑綁, 被自己所認定的冰箱大小、 被自己所想像的大象形象卡死,動彈不得。 沒有從最單純的出發點看待這個問題。   也可能導致我們在生活或在工作上的思考沒辦法那麼大膽, 因為我們都被侷限住了呀!   所以,如果回到這個學測的題目〈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 我們可以發揮想像力,想像—— 比方說:陳時中部長可能想要一座冰滿新冠肺炎疫苗的冰箱! 比方說:昆丁塔倫提諾導演可能想要一座冰滿機關槍和血漿的冰箱! 比方說:《鬼滅之刃》的炭治郎想要把家人的美好時光冰在冰箱裡⋯⋯   如果是你,你想像中的冰箱,是什麼樣子?
2021-01-26